网站首页 空气袋正文

温压弹:最强大的非核武器

  温压弹(英文:Thermobaric Bomb),又名温压武器,是采用温压炸药(富含铝、硼、硅、钛、镁、锆等物质的高爆炸药),利用空气炸药的温度和压力效应提高爆轰威力、产生杀伤效果的炸弹。温压弹已经存在了几十年,美军曾在越南战争上广泛使用,主要其用于清理直升机着陆区和丛林作战时对付越军游击队。温压弹,有许多种叫法:比如增强型爆炸武器、真空炸弹,甚至被称为“穷人的核武器”,因为它们可以对战斗人员产生巨大影响,尤其是那些在密闭空间中的战斗人员。温压弹是在云爆弹(燃料空气弹)基础上研制发展而成的新型武器,虽然其基本概念和作用原理与燃料空气弹相似,但其燃料成分有了较大的变化,其特点是:杀伤隐蔽目标能力强,特别适合对付隐蔽在地下或洞穴内的各种目标;爆轰时产生较高的温度和压力;爆轰冲击波作用时间长、威力大;造成人员因缺氧窒息而死;温压弹可以做成炸弹,也可做成单兵榴弹、火箭弹或导弹。2001年12月,美国进行了温压弹的地下测试,成功地摧毁了地下目标。温压弹属于常规武器,但却具有超常规的杀伤威力和毁伤效果,由于温压弹在封闭空间内使用的杀伤效果更加显著,因而特别适合杀伤洞穴、地下工事和建筑物中的人员。相比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言,温压弹破坏力巨大、成本又不高,又被称为“亚核武器”。

  TOS-1A24管220毫米发射装置,可配备温压弹药,可在0.5秒内发射2枚导弹

  温压这个名字表明了这些武器的作用。Thermos 来自希腊语,意思是热,而 baros 意思是压力。它们通常被比作燃烧弹,旨在点燃燃烧一段时间的火,而事实上,温压器最好被认为是一种改进的常规爆炸武器。这意味着它们会产生一波超压和热量,然后是负压。温压武器和常规高爆炸药之间的关键区别在于每种效果持续的时间长度。与温压炸药相比,高爆药可能仅持续几毫秒,峰值力要高得多,而温压炸药可以持续数十毫秒,但峰值力较低,但仍然很重要。温压武器由一个装满燃料的容器组成:燃料可能是一种雾化铝、镁、硅的形式,这些燃料分散到空气中与大气中的氧气混合,并在其中心被一个小炸药引爆。燃料描述可能会产生误导——燃料不是液体,在大多数现代系统中是固体,或者在一些旧设计中可能是糊状。

  当燃料膨胀时,电荷产生的能量会分散并点燃燃料。冲击波从爆炸点开始膨胀,温压混合物在其后燃烧,保持冲击波的压力。产生的压力是均匀的,可能持续长达一秒钟,从而产生显着的杀伤力。虽然爆炸使用空气中可用的氧气作为燃料,但金属部件也可能涂有氧化剂,例如液态硝酸酯,其燃烧点低并产生热气体以帮助所有金属燃烧。如果没有氧化剂,金属部件的燃烧可能会低效。有许多不同类型的温压武器,包括空气燃料弹 (FAE)。空气燃料弹头由燃料和两个炸药组成,弹药通过引信在地面上引爆,第一个炸药将燃料分散到广阔的区域。然后第二次装药在几毫秒内引爆燃料。其他变体是泥浆爆炸弹头,由可燃液体与高爆炸药或固体爆炸化合物混合组成,反应性环绕弹头是一种薄壁容器,里面装有可燃铝和硝化纤维素。

  俄罗斯军队在城市环境中使用温压器,一个关键原因是武器的功能方式,因为爆炸性燃料能够在引爆前产生全面的影响区域,填补空白。如果在建筑物中使用,它将在墙壁周围移动,而不是被墙壁阻挡其爆炸力,甚至可能从表面反射。冲击波持续的时间长短也会造成多种类型的创伤。温压爆炸的结果是高达1,900摄氏度或更高的峰值温度、较长的峰值冲击波和广泛的破坏区域。射弹不依靠碎片来产生致命效果,主要依靠爆炸。相比之下,燃料空气爆炸武器的压力可能会产生2,000千帕(kPa) (290psi) 的爆炸超压空气袋,而距离爆炸相同距离的常规高能炸药会产生200千帕的超压。根据托尼巴斯金和约翰·霍尔科姆在2005年发表的一篇论文表明,在露天的状况下当温压弹爆炸超1,380千帕时就会造成致命伤害。爆炸的巨大压力将影响包括空气在内的人体器官——例如肺和肠——以及软组织与较硬组织相互作用的剪切力。例如,爆炸可能会使肺部的肺泡破裂,然后将液体泄漏到肺部,从而导致称为爆炸肺的疾病。如果受伤不是立即致命的,患者可能会在几个小时内出现症状,在某些情况下可能长达48小时。

  在心血管系统中,爆炸可能会导致空气栓塞并损害心脏的肌肉层。正如一位美国空军特种作战控制员在2017年《科学美国人》的一篇文章中所描述的那样,“它只会把你的肺从嘴里吹出来,从而使你的内脏从腹部被吸到外面的残忍现象。”胃肠系统也很脆弱,因为冲击波通过肠道中的空气袋,它可能导致穿孔和出血。中枢神经系统也可能遭受脑动脉中的空气栓塞,这可能导致患者迅速恶化和死亡。除了爆炸的影响之外,当然还有温压武器的闪燃效应需要考虑。此外,爆炸可以将木材和混凝土等材料变成碎片,导致穿透伤口的风险。

  从20世纪90年代起,美国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几场局部战争中,均使用了高爆武器。美国研制的BLU-82型温压弹,可由MC-130H特种运输机实施投放,该弹全长5.37米、直径1.56米,重达6804公斤,是个外形粗短的大胖子。然而,看似“颜值”不高的BLU-82型温压弹一旦引爆,可直接杀死半径600米范围内的人和动物,并形成直径200米的真空杀伤区,并将周边的草木燃烧成灰烬。2001年9月11日的9·11事件后,为满足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作战需要,美国又开发了多种温压武器。2002年3月3日,美国F-15E战斗机在阿富汗投下了新型BLU-118/B温压弹,是美国温压弹首次在战场投入实战,用于打击加德兹地区在山洞躲藏的和基地组织成员。

  随后,美国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陆续使用了空投BLU-118/B温压弹、XM1060型40毫米温压榴弹、SMAW-NE(肩射多用途突击武器/新型炸药)和AGM-114N金属增强装药“地狱火”温压导弹。特别是在阿富汗战争中,用温压弹武器铲除躲藏在洞穴和地道里的和“基地”组织武装分子。2015年12月3日,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发表题为《美军的致命温压武器》文章,报道了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境内打击时使用了温压武器的情况。2017年4月13日,美国首次在战斗条件下使用了大威力非核炸弹GBU-43,目标为在阿富汗的极端组织武装分子。该炸弹重9.5吨,由MC-130飞机投放。美国总共装备有15枚此种弹药。据悉,打击并摧毁地下洞穴目标,正在成为美军在战争中保持“非对称”优势和保证“零伤亡”的一个重要内容。为此,美军进一步改进温压弹,并计划发展温压弹摧毁地下核、生、化武器系统和战剂及其支持与储存设施的能力。

  前苏联对温压武器的积极采用者,并以多种形式开发了它们,从肩扛式火箭到多管火箭发射器和空投炸弹。他们还被部署在从阿富汗到车臣的战斗中,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的整个战争中也是如此。

  “熊蜂”。大黄蜂是俄罗斯最早的温压武器,正式命名为RPO-Shmel。它在1980年代的发展最终融入了TOS-1的设计。RPO-A Schmel是一种肩扛式武器,设计用于在近距离战斗中提供152毫米榴弹炮弹的效果。93毫米火箭携带一个2.1公斤的温压弹头,最初填充RDX、铝和硝酸异丙酯组成的半液体糊状物。它的最大射程为1,000米,有效射程为600米。

  “龙卷风-M”火箭炮温压高爆弹。2015年9月以后,俄罗斯军队在叙利亚反恐作战中,不仅使用了便携式的单兵温压火箭发射器,还有射程为400-3500米的温压火箭炮系统。更远程的则是由“龙卷风-M”火箭炮发射的温压高爆弹,射程可达90公里,对造成高温和破片双重杀伤。俄军装备的温压弹也实现了从近程到远程的无缝覆盖。

  “匹诺曹”。最初的TOS多管火箭发射器是为满足部署到阿富汗的苏联军队的需要而开发的,并且是从大黄蜂那里借来的。他们通常会成为车队的一部分,并在发生伏击时提供直接火力支援。据一些消息来源称,火箭前端的长引信使其获得了“匹诺曹”的绰号。匹诺曹携带了30枚220毫米火箭,但射程有限,只有2,700米,后来发展成现在的TOS-1A形式,可携带 24 枚火箭,最大射程为6公里。它成对或单发发射火箭,可在6秒内发射所有24管200公斤火箭,覆盖面积40,000平方米。

  ODAB-500PMV。这是一款空投空气燃料弹,重量为525公斤,其中193公斤为炸药。它可以由固定翼或旋翼飞机携带,分别从200-12,000米和220-5,000米高度投下。一架苏-34对地攻击机可以携带多达4枚ODAB-500PMV空气燃料弹,为空对空导弹和其他弹药留下挂载点。一些叙利亚苏-22M战机在其翼下挂架上安装了6枚ODAB空气燃料弹。

  ODAB-500PM型温压弹。俄罗斯研制的“炸弹之父”温压弹,采用了纳米技术和先进燃料,威力相当于引燃了44吨TNT,而其自身炸药装载量仅为7.8吨。该型温压弹杀伤范围达到330米。叙利亚空军使用的俄罗斯制ODAB-500PM型温压弹主要用于打击野战阵地上的人员和装备,并用于清除雷场和摧毁其他重要目标,已经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得到了重点应用。

  温压火箭弹。2001年,俄罗斯把苏联时期研制的TOS-1喷火坦克升级为TOS-1A自行火箭炮,发射管数量减至24个,火箭弹射程增至6000米。经过叙利亚实战检验后,俄罗斯再次对TOS-1A升级,为其换装轮式底盘,并将发射管数量减少为18个。升级后的TOS-2重型喷火器不仅可发射温压火箭弹,还可兼容其他型号火箭弹。俄罗斯对TOS-2重型喷火器配备的温压火箭弹进行国家测试,温压火箭弹不仅射程增加,而且更具杀伤力。TOS-2重型喷火器装备新型温压火箭弹后,杀伤力将大幅提升。

  上述内容涵盖了俄罗斯军队使用的一小部分温压武器,这些武器被广泛使用,并已成为俄乌冲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位消息人士指出,当发现乌克兰战壕时,一些指挥官通常会用火炮压制他们,直到可以使用TOS-1A来结束战斗。TOS-1A与其他俄罗斯温压武器一样已广泛出口,使其成为现代军队了解和考虑未来潜在风险的重要弹药类型。

发表评论:

1280

文章数

14893

阅读数

0

评论

搜索
  • 百度
  • 百度地图